极速赛车APP

天涯法律网

主页 > 刑事法律圈 > > 正文

战地风云1942:归纳的不可辩护
2019-08-03 10:33:11 刑事法律圈

摘 要 “事实”命题能否推导出“价值”命题,休谟问题自提出以来一直争议不断。一切归纳得出的因果关系都回到了休谟所说的恒常联想。诚然,为归纳逻辑辩护有重要的意义。休模问题把自然科学与“精神科学”完全隔离,使唯心主义思想在学术界产生重要影响。自然科学强调说明,即对因果关系的揭示;精神科学强调理解,即追求体验。历史上为归纳作出辩护的尝试主要有归纳主义辩护和实用主义辩护。休莫问题的解决可以为唯物主义彻底贯彻到精神科学领域扫除障碍。

关键词 休谟问题 归纳逻辑 合理性 辩护

作者简介:郭子佺,楚雄师范学院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中图分类号:B5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87/j.cnki.1009-0592.2019.06.350

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经验是指这样一种判断:看到某件事A出现后,断定之后必有某件事B跟随。我们常常如此说:因为A,所以B。我们将A作为B的原因,但是休谟指出,我们看到的只是每次A出现之后就有B出现,但是我们的理智不能判断A与B之间有什么必然的因果关系,我们的理智也不能让我们相信我们该做出这样的判断。这就是哲学上著名的休谟问题。休谟问题是深刻的,现在看起来也是无懈可击的,因此,罗素在《西方哲学史》中称他是哲学家当中一个最重要的人物,我们可以看到后来许多哲学讨论都是针对休谟问题展开的,而且至今没有圆满的解决。

一、“是”如何推导出“应该”

演绎推理是从某些确定真的前提条件下推导出结论,而通过演绎,这些结论在逻辑上说就不会是假的,因为结论其实已经蕴含在条件中了。而归纳推理,简单来说是从之前事实的归纳,推导出将要发生的事。比如,天津过去一个月都有雾霾,我们就推出明天也有雾霾。在这里,前提条件是真实的,但是结论我们却不能保证是真实的,它并不像演绎那样有确定性。在归纳推理中,前提与结论之间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结论是从这鸿沟上跳跃过去的。许多后来者想要做的就是填补这块鸿沟,以保证我们的经验的可靠性。休谟认为我们的经验只是恒常联想,归纳逻辑之间并没有理性即演绎的保障,我们只是习惯将它们联系在一起而已,认为某件事后必会出现另一件事是我们的一种信念。但若不对归纳进行合理辩护,我们就像是生活在没有可靠基础的土地上,轻易就垮掉了,人们总是希望得到可靠的保证。

休谟主张人类的思维活动皆可分为两个种类:追求“实际的真相”与“观念的连结”。“实际的真相”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基本都会使用得到的,其中主要是以归纳逻辑为主。而“观念的连结”主要涉及的是比较抽象的数学及其逻辑概念,其中主要是以直觉和逻辑演绎为主;通过“观念的连结”,研究者可以推出包含在前提条件中的结论,当然,相对来说,这种范围比较窄;但对于“实际的真相”来说,它的一个最实际也是最重要的用途就是预测未来,这种范围相对于“观念的连结”来说就很广。人们往往用统计学上的概率,做出这样的归纳推理预测。如果概率大,我们就断定它是真的。其实概率越大,我们对某事出现的期望也就越大。对某事将要出现的预测的概率就等于对在它之前所发生的这样的事的归纳统计概率。所以,人们对某个命题的认知概率主要取决于以下两点:一方面是相同的经验积累 ;另一方面是用来为从先前经验到未来预测那种推理的强度分等级的归纳逻辑。因为经验的积累多寡不同,因此归纳的强度也不同,我们更相信强归纳得出的结论。重复观察某件事10次与重复观察100次,这二者得出的概率我们更愿意相信后者对未来作出的预测即推理。因此,研究者为归纳逻辑系统作出辩护,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只要而且只有具有高归纳概率的推理在大多数情况下能够从真实的前提条件推出真实的结论,并且与那些具有较低归纳概率的推理相比较而言,那些具有较高归纳概率的推理在大多数情况下更加能够从真实的前提条件推出真实的结论。但是这始终逃不出休谟所谓“信念”的窠臼,而且作出的并不是明確的推理。而且这种“大多数时间”也是后来人们对预测准确与否的一种再归纳,这似乎就是一种恶循环了。 下面我们看看历史上其他为归纳作出辩护的尝试,主要有归纳主义辩护和实用主义辩护。

二、归纳主义辩护

归纳主义辩护者们认为刚才所否定的强归纳是可以完成合理性证明的。他们认为其他人并没有对科学归纳做出客观合理的认知,一般来说,只要人们能够不把所有科学归纳证明为强的推理都混淆在一起,而是能合理正确地辨别清楚科学归纳的各个层次,人们就能够看到对归纳逻辑的归纳主义辩护是能够实现的。可以将推理层次以及相应层次的科学归纳逻辑的刻画总结如下:

由上表可见,科学归纳逻辑毫无疑问是一个多层次的逻辑系统,这多个层次又是通过各种不同的规则而组成的。另外,这些不同的层次上的各种规则都是有直接联系的,并且每一个层次的规则都会有一个共同的预设:即,过去与未来是相似的,自然是整齐划一的、是有其规律的。一个归纳逻辑系统被合理辩护,当且仅当完全符合上述表格中的推理。显然,这样的推理是由系统自身的规则判定为强归纳的。此外,这个逻辑系统根据K层次上的规则在下一次将会实现,这是其还存在另一个结论。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归纳系统是否满足这些条件,不仅依赖于归纳系统自身,还依赖于事实,依赖于这个可能世界的运作方式。如果世界将来和现在是同一的,我们何必要做推理预测呢?所以研究者是基于归纳在过去是有效的,从而来证明归纳的合理性,然而将来如果无效我们是可以理解的。无论我们分了多少层,只是把问题细化,而不是实质上的说明,因此归纳主义辩护没有真正成功。

三、实用主义辩护

实用主义辩护者试图用演绎的有效推理来辩护科学归纳逻辑。他们赞同科学归纳不能在多数时间给予我们正确的结论,因为其他的任何的归纳逻辑系统一样适用休谟问题。但是只要有一种归纳成功,就能证明科学归纳是成功的。因此,研究者务必要对推理的归纳强度做出应有的判断,并且必须把相关决策建立在其对未来的期望上,同时把对未来的期望又建立在关于经验的知识上。这种模式是在对未来发生的事下赌注,而如果有某种方式保证我们赌胜,那这种方法就合理。科学归纳就是这种方式。因此,如果能够证明判定为归纳上强的推理能在决大多数情况下推断出真实的结论,只要能够做到这个关键点就可以合理地为一个归纳逻辑系统作出辩护。此外,科学归纳有许多层次,实用主义辩护者认为如果任何一个归纳逻辑系统在预设的层次上是成功的,那么科学归纳逻辑将担保对下一个较高层次的辩护推理是有效的。不过,这仅仅只是说明了归纳推理的合理性,根本没有说明其合理的原因,而且范围也是受限的。总之,实用主义辩护者们实际上并没能够解决休谟问题。

对于休谟问题的解决还有一些方案。如自我纠正归纳,我们在给定时间内尽可能得到足够大的样本来确定概率,并随着时间的增加和样本的增加我们对这一概率进行纠正,那样我们就越来越接近真理了。但是我们做出推理就是要预测未来,如果时间延长到无穷,那我们还做什么预测呢?还有一种是将休谟问题消解,分为两类。其中一种主张归纳推理的原理是不合理的,这是一种怀疑,原因在于归纳推理的原理本身决定合理性意味着必须要能够经得起推敲地证明归纳推理的合理性,而且要用到归纳推理才能够进行。所以,这一类研究者认为归纳在逻辑范围内是不可辩护。另外,还有一种主张是:并不是所有推理原理都毫无例外地可以得到证明的。归纳原理可能是不证自明的。

不得不承认,以上所做的尝试并没有真正成功,虽然它们给了我们不少启示,这也是休谟问题给人类的财富。对于休谟问题最终能不能解开我们不知道,至少现在没能成功(就像休谟问题揭示的那样)。一切归纳得出的因果关系似乎还是回到了休谟所说的恒常联想,是我们的信念。把它當作或承认它是我们的信念何尝不可呢?爱因斯坦说如果一个人什么都不信的话那是很难以想象的。因为休谟告诉我们之前发生的事与后来发生的事并没有必然关系,我们向未来每迈出的一步都是在跃过那道鸿沟,并不是坚实的因果必然,而是我们相信我们可以那样做。这似乎把人类发展的必然性给抽掉了,未来都是未知和偶然,取决于我们相信什么。但想想,我们生活中都是数学证明那样已经被包含在最初给定的条件下,那会是一种多么的不幸,尽管那样的确证给予了我们安全感。

注释:

极速赛车APP 王刚.休谟问题研究述评[J].自然辩证法研究,2008(3).

[英]卡尔·波普尔。科学发现的逻辑[M]。北京:科学出版社,1986年版,第57页。

天涯法律网 法律讲堂 尚格法律人 刑事法律圈 学法网 司考411 景来律师 天同诉讼圈 法信

法律讲堂,尚格法律人,刑事法律圈,学法网,司考411,景来律师,天同诉讼圈,法信

极速赛车手机官网 极速赛车双面盘 极速赛车双面盘 极速赛车双面盘 极速赛车APP下载 极速赛车双面盘 极速赛车手机官网 极速赛车双面盘 极速赛车APP下载 极速赛车APP